快捷搜索:  

大型纪录片《征程》|第八集 同一片热土

他(ta)们(men)是(shi)来自港澳台的(de)年轻人(ren)。伴着故乡的(de)风、故乡的(de)云,融入故乡的(de)热土。黑眼睛、黑头发、黄皮肤,同是(shi)一家亲。中国梦,是(shi)全体中华儿女的(de)同一个梦想,他(ta)们(men)的(de)追梦人(ren)生与国家的(de)豪情万丈紧紧连在一起。

在追逐梦想的(de)路途中,有人(ren)穿山越岭而去,有人(ren)跨越江海而来。

转眼间,这已是(shi)台湾青年林智远来到福建(jian)的(de)第七个年头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这是(shi)我(wo)们(men)的(de)书记,(我(wo))在村里面最好(hao)的(de)朋友,(认识)七年了,七年吧,2015年到现在,对(dui)啊,七年。

林智远,1989年出生于台湾嘉义。26岁的(de)时候,他(ta)跨越海峡,来到了祖国大陆距离台湾岛最近的(de)地方——福建(jian)平潭。

一次偶然的(de)机会,林智远邂逅了北港村,一个位于平潭岛东北部,极为偏僻的(de)小渔村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那时候知道我(wo)们(men)是(shi)从台湾来的(de),隔壁的(de)老奶奶特别特别地热情,然后也邀请我(wo)们(men)到她(ta)家做客。下雨的(de)时候,煮了一碗热腾腾的(de)海鲜面给我(wo)们(men)吃。他(ta)们(men)会很亲切地欢迎每一个从台湾过来的(de)人(ren),这份额外的(de)亲切感,我(wo)觉得是(shi)我(wo)们(men)在这里落地生根,在这里创业的(de)一个很重要的(de)一个元素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这整个岛都是(shi)石头啊,冬暖夏凉。这里的(de)石头房冬暖夏凉。人(ren)家说光长石头不长草,就是(shi)讲平潭岛。其实石头是(shi)平潭岛的(de)文化。

在北港村,林智远见到了成群连片的(de)石头厝,它(ta)们(men)结实、牢固、不惧风雨,饱经沧桑却有一种坚韧的(de)美丽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我(wo)们(men)那时候来的(de)时候,(房子)基本上都空着,不太有人(ren)住的(de)。人(ren)其实非常少的(de),大多都是(shi)老人(ren),年轻一代都外出工作了,就很典型的(de)一个“空心村”的(de)状态。

为了改变现状,当地政府和村民决定探索乡村旅游发展之路,而林智远的(de)到来,恰逢其时。

初见亲切,再见欢喜。古旧的(de)房子和淳朴的(de)村庄,在林智远看来,有着无穷的(de)魅力。2016年,林智远在北港村租下了几栋空置的(de)石头厝,正式踏上了他(ta)在大陆的(de)创业旅途。

那一年,北港村有了第一间咖啡屋、第一家民宿和第一个文创空间。

如今,这些会唱歌的(de)石头,已经成为平潭北港的(de)名片。这个过去冷静寂寥的(de)小渔村,也变成了“网红”打卡景点。旅游收入从6年前的(de)零,增长为年均2000多万元。

而曾经空置多年的(de)石头厝,也被改成了餐馆、商铺和民宿。那些离开家乡的(de)年轻人(ren),回来了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让年轻人(ren)回到乡村来发展,而且乡村也让年轻人(ren)觉得在这里有空间,有舞台,有机会。老一辈的(de)至少他(ta)在七十岁、八十岁的(de)时候,可以含饴弄孙,这其实不是(shi)一件很美妙的(de)事情吗?

从寂静到沸腾,北港村的(de)变化让林智远和伙伴们(men)心潮激荡。他(ta)们(men)从这个小村庄身上,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(de)光明前景,同时也看到了自身事业发展的(de)广阔舞台。

2018年10月,福建(jian)省建(jian)立起以“乡建(jian)乡创”为主题的(de)两岸合作机制,发布多项惠台措施,鼓励和帮助台湾文创团队(tuandui)(dui)落地创业,共享历史发展机遇。

以平潭为起点,林智远和伙伴们(men)开始走进更多村庄。然而,去过的(de)地方越多,他(ta)心中涌动的(de)情感就越发复杂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你(ni)会发现,不管走到哪个乡镇、哪个村落,都会有跟台湾有故事的(de)情节。就是(shi),这个村跟台湾有这么密切的(de)联系,这个村的(de)文化原来跟台湾是(shi)那么亲近的(de)。原来在台湾看到的(de)这件事情,在福建(jian)也发生。你(ni)会发现两岸的(de)文化就是(shi)这么一家。

明明是(shi)未曾到过的(de)地方,却有着故乡般熟悉的(de)感受。来自台湾的(de)青年在福建(jian)的(de)乡村里,拾捡着光阴的(de)碎片,在不断地追问与拼凑中,历史的(de)脉络在眼前清晰起来。

乡关何处?在人(ren)生的(de)前26年,林智远不曾考虑过这个问题。他(ta)对(dui)自己的(de)定义,是(shi)一个土生土长的(de)台湾青年。偶尔在清明节祭扫的(de)时候,看到先祖的(de)墓碑上依稀刻有“平和”二字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我(wo)来大陆之后才知道原来“平和”就是(shi)在漳州,漳州有个平和县。然后看到我(wo)们(men)自己的(de)家庙上面,除了平和之外又看到一个“龙峰头”,龙峰头是(shi)一个地名。因缘际会之后找到这个地方,我(wo)们(men)就回到了自己的(de)祖籍地去看看,去看一下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其实一代一代慢慢追回去之后,你(ni)会发现,其实大家真的(de)就是(shi)一家人(ren)。而且这个一家人(ren)是(shi)你(ni)在族谱上感受得到,你(ni)在语言上是(shi)听得到的(de),眼睛是(shi)看得到的(de)。就是(shi)这个圆好(hao)像被补齐了,那也许可能慢慢地找,慢慢地追寻之后,你(ni)会发现更大的(de)同心圆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以前以为只有台湾这样吃,我(wo)一直(到)回到漳州了之后,才发现原来漳州也是(shi)这么吃的(de)。原来叫台湾味,其实不是(shi)台湾味,是(shi)家乡味……

曾经,他(ta)以为自己只是(shi)个外来的(de)旅人(ren);而现在,他(ta)明白自己却是(shi)个回乡的(de)游子。在寻找与发现之中,乡愁这件事情,变得鲜明而具体起来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应该说,这个乡愁,它(ta)是(shi)一代人(ren),一个历史脉络的(de)乡愁。很多东西你(ni)是(shi)必须要去找到的(de),而且乡愁这件事情找到的(de)过程,是(shi)很多事情取代不了的(de)。

走进古老的(de)建(jian)筑,仿佛穿越千百年的(de)光阴,听见过去与现在的(de)对(dui)话。

当那些缺失的(de)线索、历史的(de)消音、被回避的(de)往事,都以重逢的(de)姿态再次遇见,这一切,就不能只是(shi)擦肩。

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(de)台湾青年,选择将足迹印在福建(jian)的(de)乡野。从平潭到平和,从厦门到泉州,从湄洲岛到武夷山,如今,已有近百支台湾建(jian)筑师和文创团队(tuandui)(dui)、300多名台湾乡建(jian)乡创人(ren)才,为福建(jian)两百余个村庄和社区提供旅游规划、设(she)计创意等服务(fuwu)。

从台湾,到大陆。七年光阴荏苒。最初,是(shi)谋求个人(ren)发展;后来,是(shi)寻访家族记忆。而林智远们(men)明白,我(wo)们(men)这一代人(ren),还有更重要的(de)事情需要共同努力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那我(wo)们(men)的(de)梦想是(shi)希望能够把乡村打造好(hao)之外,其实希望透过福建(jian)的(de)乡村,传达更多属于两岸的(de)故事。那将这种故事形成一个连接点,能够让更多人(ren)尤其是(shi)台湾的(de)朋友知道,隔着海峡的(de)这一块土地上,也有属于我(wo)们(men)的(de)故事。

在青春的(de)征程中,我(wo)们(men)与历史相遇,在未来重逢。

很多时候,梦想的(de)萌芽是(shi)一个偶然性事件。

2014年,三位香港青年因为一次课外活动,接触了“鱼菜共生”这个生态循环农业生产的(de)概念。从此,一个关于农业种植的(de)梦想悄然发芽。

“鱼菜共生”,就是(shi)让养鱼的(de)肥水流入蔬菜种植区,鱼粪中的(de)养分作为蔬菜的(de)肥料被吸收,而经过蔬菜根系净化后的(de)水又流回鱼池。在整个循环过程中,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三者达到一种和谐的(de)生态平衡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一开始我(wo)们(men)在香港,还在梁立锋的(de)大学里面去做试验。但是(shi)后来我(wo)们(men)的(de)试验越做越深入的(de)时候,发觉那个地方就是(shi)不够了。

香港,寸土寸金,鲜少农业种植,蔬菜和粮食主要依赖进口。这样一片土地,难以承载三个年轻人(ren)关于新型农业的(de)梦想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当时我(wo)们(men)就想,可能要到内地去寻找一下这样的(de)机遇。

彼时,在距离香港200公里外的(de)广东省江门市,有人(ren)向他(ta)们(men)伸出了橄榄枝。

近年来,为鼓励港澳居民来到内地发展,各地相继出台了多项惠港澳政策措施。而被三位香港青年的(de)创业热情和勇气打动,江门市国家农业科技(keji)创新中心为他(ta)们(men)提供了场地,以供开展“鱼菜共生”的(de)科研试验和项目孵化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特别地适合,它(ta)有温室大棚,它(ta)有实验室,有农业的(de)设(she)备。它(ta)提供了一个场地来让我(wo)们(men)成长。

2016年夏天,三个香港年轻人(ren)踏上这片土地,开始了他(ta)们(men)探索新型农业模式的(de)艰难征程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里面的(de)所有设(she)备都是(shi)我(wo)们(men)自己买材料,然后三个人(ren)一起搭起来的(de)。

梁立锋(中国香港):基本什么活儿都做过,我(wo)们(men)接电线、接水管、(搅)拌过水泥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上网学,搭错了就重新来。

探索设(she)计出一套科学可行的(de)“鱼菜共生”系统并实现蔬菜量产,是(shi)这三个香港年轻人(ren)给自己定下的(de)目标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一开始我(wo)们(men)的(de)想法就是(shi)在江门把菜种了,然后卖回香港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菜还没种出来的(de)时候,我(wo)们(men)就定下这个目标。

然而,从兴趣到创业,从科研试验到产业落地,这其中的(de)困难,远远超过了他(ta)们(men)的(de)想象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一棵菜都没有种出来,种子也不发芽。鱼苗买回来之后,第二天就死了。

梁立锋(中国香港):整个试验的(de)进度完全没有方向,就是(shi)失败得太多了。然后我(wo)们(men)三个也在生活上面遇到一些困难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我(wo)妈妈带着我(wo)的(de)姨妈来过一次,来接我(wo),就说今天就得跟我(wo)们(men)走。

资金短缺、作物歉收、试验屡屡失败、家人(ren)不能理解……科研路上的(de)艰难困苦没能阻挡年轻人(ren)前进的(de)脚步。三个人(ren)互相鼓励,四处请教农业领域专家和当地菜农,慢慢地,试验逐渐有了起色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从零到我(wo)们(men)真正种出来第一棵像样的(de)蔬菜,用了一年的(de)时间(shijian)。

梁立锋(中国香港):我(wo)们(men)在过程中有很多的(de)困难,但是(shi)会看到对(dui)方的(de)成长,会看到我(wo)们(men)(离)设(she)定的(de)那个目标走得越来越近的(de)那个感觉,是(shi)每一天都有很深的(de)一个体会。

梦想的(de)萌芽或许是(shi)偶然的(de);但追寻梦想之路,却注定要历经无数必然——必然会失望,必然会失败,必然要一次次地推倒再重来。

梁立锋(中国香港):把我(wo)们(men)整个大棚都全部吹垮了,我(wo)们(men)在里面一年半的(de)试验系统,我(wo)们(men)的(de)数据全部都没了,夷为平地。当时这个感觉真的(de)很绝望。

这场罕见的(de)台风将一切重置归零。而站在选择的(de)路口,是(shi)坚持,还是(shi)放弃?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一边跑一边说,可以的(de),行的(de),还没有到不行的(de)时候,或者会告诉自己不是(shi)不可能的(de),我(wo)经常会跑着跑着步就,对(dui),这不是(shi)不可能的(de),不是(shi)做不到的(de)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当时我(wo)们(men)就把自己比喻成一个熨斗吧,就是(shi)你(ni)用心里的(de)热忱,前面再多不平的(de)东西,我(wo)们(men)就给它(ta)烫过去,要硬着头皮上。哪怕最后可能这次创业不成功,但是(shi)我(wo)们(men)累积了很多经验,其实这本身就是(shi)我(wo)们(men)一开始想出来闯、想出来试的(de)一个初衷。

终于,被汗水和泪水浸润过的(de)时间(shijian)给了这三位香港年轻人(ren)一个最好(hao)的(de)答案。

2017年台风过后,重建(jian)温室大棚反而加快了技术的(de)更新迭代。他(ta)们(men)在成千上万次失败中总结经验,攻克多项技术难关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在粤港澳大湾区成长,它(ta)提供了一个很友善、很包容的(de)环境给我(wo)们(men),鼓励我(wo)们(men)去把天马行空的(de)想法实践。所以我(wo)觉得自己个人(ren)的(de)成长和祖国的(de)发展还有时代的(de)背景是(shi)分不开的(de)。

2019年2月,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正式发布,而也是(shi)在这一年,三个香港年轻人(ren)终于实现了对(dui)自己的(de)承诺——从基础科研到产业落地,他(ta)们(men)建(jian)成了6200平方米的(de)“鱼菜共生”循环农业植物工厂,蔬菜年产量可达300吨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当我(wo)们(men)拿到了供港澳的(de)蔬菜生产基地的(de)资质以后,我(wo)们(men)就开始逐渐地卖菜到香港了。

梁立锋(中国香港):对(dui)我(wo)来说,在香港成长,回到内地创业种菜,又将我(wo)们(men)的(de)菜卖到香港,这是(shi)一个很神圣的(de)事情。我(wo)会给大家说,我(wo)是(shi)一个新型农民,靠的(de)是(shi)我(wo)们(men)用数据去支撑,靠的(de)是(shi)我(wo)们(men)用科技(keji)的(de)方法种我(wo)们(men)的(de)菜,靠的(de)是(shi)我(wo)们(men)用大型的(de)产业化、规模化、标准化的(de)方式去生产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大湾区给我(wo)们(men)的(de)成长提供了各种各样的(de)资源和舞台。比如说我(wo)们(men)在江门做前期的(de)研究和试验,但是(shi)我(wo)们(men)产业化要落地,要扩建(jian),要拿到投资,我(wo)们(men)就回到了香港,拿到了天使轮的(de)投资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我(wo)们(men)把这些优势(youshi)给结合起来,就能够发生一个互补关系,1加1就大于2了。

在当地政府的(de)大力支持下,他(ta)们(men)在开平市赤坎镇已经完成了500亩土地的(de)流转。一个大型的(de)“鱼菜共生”露地蔬菜种植基地即将亮相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我(wo)们(men)逐渐地有了企业(qiye),然后我(wo)们(men)开始卖菜,甚至是(shi)终于开始第一次纳税,那个时候其实心里特别地自豪,就觉得原来城市的(de)这些建(jian)设(she)、发展、道路,所有东西有我(wo)的(de)一份贡献了。

从高楼林立的(de)繁华都市走到美丽淳朴的(de)广袤田野,这几位香港年轻人(ren),在青春的(de)征程中,他(ta)们(men)看见了更好(hao)的(de)自己,和更大的(de)世界。

这十年,中国正以惊人(ren)的(de)速度和姿态奔跑在创新发展的(de)道路上。国家鼓励和支持港澳台青年,把握时代发展机遇,投身民族复兴伟业。来自澳门的(de)年轻创业者陈振杰也是(shi)其中一员。

陈振杰(中国澳门):港澳创业者要勇于来到内地去创业。拥抱整个中国的(de)大的(de)市场,大产业方向去创业,会最有机会成功。在科技(keji)大产业上,其实会有很强的(de)信心。

创业之初,陈振杰和伙伴们(men)选择了人(ren)工智能领域。2015年,他(ta)们(men)做了一个重要的(de)决定——将自己的(de)科技(keji)公司(gongsi)(gongsi)从澳门搬到了深圳。

陈振杰(中国澳门):计算机视(shi)觉图像识别技术就是(shi)以前人(ren)眼做的(de)工作,怎么样让机器能够一样去做。比如说大家最近可能都会很关注的(de)像电动车入电梯的(de)监测,其实电动车很容易电池会着火,会爆炸,那其实以前是(shi)没有监管手段的(de),但我(wo)们(men)现在结合一个摄像头,一旦有电动车被监测到进电梯了,我(wo)就不让你(ni)上了。

机器通过充分学习,开始理解特定场景的(de)意义。它(ta)们(men)充当了人(ren)的(de)眼睛和大脑,学会观察与思考,然后帮助人(ren)们(men)提高效率,改变生活。

陈振杰(中国澳门):现在其实我(wo)们(men)就是(shi)通过大量的(de)样本去教人(ren)工智能,它(ta)学会了之后,它(ta)就能够7乘24小时不间断地去分析,尽快地(让)我(wo)们(men)去进行整改。

陈振杰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,从一个最初三人(ren)的(de)学生创业团队(tuandui)(dui),成长为拥有三百多名员工,在全国八个城市设(she)有研发中心及下属机构的(de)科技(keji)企业(qiye),为三千多家政企单位提供服务(fuwu)。

陈振杰(中国澳门):在这么好(hao)的(de)一个时代和机会,去做一些大的(de)事情,去把技术变成现实,把更多人(ren)的(de)生活能够变好(hao)。

如今,越来越多像他(ta)们(men)一样的(de)港澳台青年,将个人(ren)发展融入国家发展之中,他(ta)们(men)用耕耘创造幸福,用科技(keji)致敬时代,用脚步铭刻乡愁。

谭慧敏(中国香港):现在,我(wo)在江门已经落地生根了,成立了自己的(de)小家。

中国梦,它(ta)连接着充满感情的(de)过去。

罗伟特(中国香港):内心有更多的(de)归属感,无论走到哪里,感觉都像家里一样。

中国梦,它(ta)托举起共同发展的(de)未来。

林智远(中国台湾):只要每个人(ren)迈出这一小步,其实对(dui)于整个政策推动,心灵契合的(de)家园,就会是(shi)一大步。所以其实我(wo)们(men)不单单只是(shi)一个享受者,其实我(wo)们(men)也是(shi)这个历史在撰写的(de)一个参与者。

同根、同源,同心、同德,同行、同向,同一片热土,共画最大同心圆。 【编辑:苏亦瑜】

纵论国际传播之道,中国故事如何“出圈出海”?

边看女篮世界杯决赛边写稿,记者流泪了……

安理会表决乌克兰问题决议草案 中国代表阐述立场

大学生用画笔为烈士复原画像 促成跨越时空的(de)“团圆”

有一种山河锦绣叫中国

文明的(de)坐标 | 马家窑“纹”陶

烈士纪念日|“登高英雄”杨连第把背影留给了家人(ren)

中国就像一面镜子,照出美国的(de)衰落

国际篮联更新男篮亚洲区球队(dui)排名 中国男篮第四

灾难性的(de)水平!北溪管道泄漏或造成严重气候破坏

【十年经略】中国经济如何实现“高质量发展”?

注意添衣!国庆假期强冷空气席卷全国大部

10月国庆长假开始,这些新规值得关注!

全国疫情仍呈现“点多、面广”特点,国庆期间最新防控措施公布

国产Model Y最高降价4万元?特斯拉中国:不实消息

国家版权局发布2022年度八批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

首套房贷利率下限放宽,哪些城市可以?影响几何?

再见“墩墩”?你(ni)对(dui)冰墩墩有哪些记忆?

家族记忆,露地蔬菜,平和,鱼菜共生,乡愁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33人留言! 共有:633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